邯郸-杂谈-文学时评-文娱 -体育 -视点-房产-财经-商业 -生活 -时尚 -教育 -旅游 -企业 -百态

当前位置:首页 >> 视点 >> 正文

AMD潘晓明:深耕农村助推信息化浪潮

2020/2/14 19:03:32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为农业大国和人口大国,中国广袤的农村不仅仅为国人提供了优质的农副产品,也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在信息化的大潮中,农村更成为一片亟待开拓的疆域。

  在发掘农村市场、推动农村信息化建设方面,AMD表现得非常积极。2010年9月,由工业和信息化部指导和支持,AMD公司负责建设的黑龙江和吉林农村综合信息服务培训中心正式落成。这是自2009年7月28日以来,AMD建立的第13个和第14个农村综合信息服务培训中心。

  建立服务培训中心只是AMD在农村信息化领域布局的一个方面。实际上,从2004年开始,AMD就先后与合作伙伴共同推出了“圆梦电脑”及“信息大篷车”等活动,为推动农村信息化建设做出了贡献。

  投身农村信息化建设,给AMD带来了什么,又给AMD的合作伙伴带来了什么?上百万元的投入能否带来相应的回报?在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2010年一号文件,将农业农村工作摆在重要位置的背景下,AMD又看到了哪些机会?

  AMD潘晓明:深耕农村助推信息化浪潮

  让下乡的电脑不成为摆设

  刘保华:从去年开始,电脑下乡给很多厂商带来了想像的空间。不过,在实际实施效果方面,不同的厂商不尽相同,有些企业得到的收获并不大。AMD一直对农村市场非常关注,在您看来,电脑下乡带来了什么?

  潘晓明:现在看来,国家给出了很好的政策,如何用好这一政策要靠厂商的实力。国家这一政策出台之后,的确将上下游产业链充分激活了。现在,1~3级城市的电脑饱和程度已经非常高,产品品类开始从台式机向笔记本电脑迁移,而电脑下乡为OEM厂商打开了新的市场,带来了很多机会。但要抓住机会还需要厂商自身具备一定的实力。像联想、惠普、方正、同方等品牌在多年的积累下,其渠道已经可以充分覆盖4~6级城市,而渠道覆盖不到4~6级城市的品牌就难以从中找到机会。

  刘保华:现在,联想等企业已经开始重新划分1~3级市场,试图发掘新的需求点,这是必须进行的。但在高饱和的市场寻找新需求点一定不如在空白的市场寻求发展。国家现在提出要大力发展农村信息化,农村信息化和电脑下乡两个概念之间其实有一定区别。您认为,电脑下乡和农村信息化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AMD在农村信息化方面又做了那些工作?

  潘晓明:简单理解,电脑下乡和农村信息化是一个渐进的关系。电脑下乡是简单地销售硬件,提供农村信息化的基础。而农村信息化是一个系统工程的概念,不光需要硬件平台,还需要有软件、培训方面的支持。例如,农民要致富需要了解外界信息,要通过软件、培训让他们逐渐去了解怎么使用电脑和与外界沟通,怎么找到致富的手段,这样才能真正实现农村信息化。

  AMD关注农村市场最早可以追溯到2004年和联想共同打造的“圆梦电脑”项目。我记得,那时我们的一张新闻图片描述的就是一个老农民牵着一头毛驴,驮着一台联想家悦电脑。这就是单纯地卖硬件,是电脑深入农村的第一阶段。

  但是,农民有了电脑,不能当摆设摆着,所以,我们做了很多配套工作。AMD当时和联想做了很多巡展,也在工业和信息化部的帮助下为农民提供一些软件和培训,希望能够帮助农民插上致富的翅膀,但是工作做得还不够系统。

  从去年开始,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化推进司希望将电脑下乡的作用进一步发挥出来,推动农村信息化发展。AMD与工业和信息化部在这方面可谓一拍即合,开始建立农村综合信息化培训中心。

  针对农村综合信息化培训中心,我们提出了四个定制:定制电脑、定制教材、定制老师、定制反馈机制。当时还特别委派赛迪时代进行实施,确保这项工作能够持续发展。这样的中心,去年共建立了11个,今年还会再建10个,由点到面地进一步铺开。我们希望能在这些地区的每个自然村中选出一个信息员定期进行培训,再让信息员带动村子里的人们使用电脑,让农民从知道电脑、了解电脑到熟悉使用电脑,真正能够通过电脑了解一些信息。

  刘保华:AMD所做的是一项非常有意义的工作。我建议AMD可以将实践经验和国外的经验结合,写一部农村信息化白皮书出来,将会非常有意义。不过,AMD建立了这么多农村综合信息服务培训中心,其后续的维护工作如何进行,让这些中心能够充分发挥作用?

  潘晓明:我们在建立这些中心的过程中,采用的是多方合作的方式,由工业和信息化部、AMD、AMD的一家OEM合作伙伴和当地的信息产业厅共同实施。其中,AMD和OEM厂商一方面将责无旁贷地提供硬件设施的支持,另外还会提供一部分的费用来支持软件设施,例如刚才讲到的定制教材、定制教师等。

  当地信息产业厅承担的是很重要的任务:第一,承担对中心的日常运营维护;第二,像前面提到过的从每个自然村选拔一名信息员,这一任务需要他们来完成;第三,还要提供本地化的辅助服务,包括教师的选拔。实际上的监督执行工作都是他们在进行。通过这样的设计,各方面都明确了责任。我们也在对已经建立的中心的使用效果进行考察,收集相应的反馈信息,希望能够让这些中心发挥出其应有的作用。

  刘保华:这样看来,要保持中心的运营,需要长期持续性的投入,这也会给当地信息产业厅带来很多压力。我们关心的是,如何能够为这些中心提供长期持续性的发展动力?是否会通过一些商业行为来让这些中心能够有所收获,来维持自己的师资配套?

  潘晓明:在这方面,我们与工业和信息化部也进行了探讨。当然,目前建立这样的培训中心还是一个新鲜事物,很多经验还不具备。因而,目前我们还没有开始让中心拥有自行维持运营的能力,这还需要政府进行引导,让它具备一定规模。在具备一定规模后,才能够开始探索新的运作模式。

  实现多方共同发展

  刘保华:AMD从2004年就开始耕耘农村市场,也是看到了相应的市场机会。在建立农村综合信息服务培训中心的过程中,AMD看到了哪些机会?农村信息化能够为AMD带来什么?

  潘晓明:在2004年,AMD和联想一同打造“圆梦电脑”项目的时候,AMD的品牌知名度还不高,当时定下的战略就是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实践证明,这一思路是正确的。当时4~6级城市还几乎是一片空白,那个时候我们积累了很多宝贵的经验。

  我们的第一个收获是,现在,4~6级市场可能有些大品牌还没有人知道,但是联想、AMD已经积累了品牌知名度。第二个收获是,AMD取得了在4~6级城市较高的市场份额,尤其是在DIY市场。第三个收获是,我们在4~6级市场积累的经验也可以反过来推动1~3级市场业务的发展,给AMD带来了很好的回报。

  从企业责任角度讲,我们自成立大中华区就制定了“芯植中国,共赢未来”的理念,AMD的战略要永远服务于中国战略,要把自己的战略融入到国家的战略当中。因此,工业和信息化部推进的很多信息化工程,AMD都积极参与。这和AMD在中国的策略是相辅相成的。

  刘保华:在建设农村综合信息培训中心的过程中, AMD和合作伙伴都有各自的责任,都要做出贡献。那么,AMD是如何吸引合作伙伴参与到农村信息化建设中来的?

  潘晓明:我们看到,电脑下乡和农村信息化建设的确把整个市场激活了,这对OEM厂商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商机,所以大家都愿意在这个市场进行投资。从产品角度来看, AMD高性价比的产品非常适合农村市场。所以,AMD在农村市场开拓方面和合作伙伴一直合作得非常好。

  我们与工业和信息化部共建综合信息培训中心的项目其实也让OEM厂商看到了商机。投入这一项目对提高OEM厂商品牌知名度的效果是很好的;通过这个平台,OEM厂商也能让最终用户了解到自己的产品。所以,在我们搭台创造了这么一个机会的情况下, OEM厂商都愿意参与到这一项目中。

  由于这些原因,我们在农村信息化推进过程中与OEM厂商的合作是很成功的,甚至OEM合作伙伴会争着来与AMD共建这些信息培训中心。这对AMD、OEM厂商和当地政府来说是多方共赢的态势。因此,在我们这两年的持续建设过程中,我们的每家OEM合作伙伴都很积极地参与。

  刘保华:您提到,很多合作伙伴都希望投身到这一项目中来。但是,在我们对4~6级市场的调查中发现,在地方上,不同品牌的实力差别相当悬殊,很多品牌厂商的渠道并没有铺下去,但一些不太知名的区域品牌反而能够真正扎根到下级市场。AMD在推进农村信息化的过程中,是如何选择合作伙伴的?是从全国市场整体考虑,选择大品牌,还是根据区域市场的实际情况选择相对小一些的地方品牌?

  潘晓明:我们最早投入农村市场是和联想进行合作的,这也是我们的主要战略之一。在中国,联想是旗舰品牌,我们也将联想作为重要的合作伙伴。但在我们进一步的战略中,我们不仅仅把合作重点放在惠普这样的跨国公司上,还十分重视与方正、同方、TCL等本土OEM厂商之间的合作,我们在与这些本土品牌的合作中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此外,我们在与这些全国性的品牌厂商进行合作的同时,还会重点扶植一些区域品牌和中小型OEM厂商,借助它们在地方的影响力拓展我们的4~6级市场,并把它们作为很好的合作伙伴。比如说,七喜在华南地区4~6级市场的超市和商场中,销量做得非常好。七喜这个例子是有典型意义的。我们和七喜等品牌进行高调的合作,就表明了AMD的态度是非常希望与这些区域品牌进行合作的。

  刘保华:我们注意到,AMD除了与工业和信息化部等国家部委合作之外,也在积极地和地方政府合作,与山东、沈阳等地方政府都签了合作备忘录。AMD一直坚持走政企合作道路的原因是什么?

  潘晓明:AMD大中华区成立以后,我们就制定了“芯植中国,共赢未来”的策略。AMD认为一定要把自己的战略融入到国家战略当中,才能在这个国家生根发芽。因此,我们要和政府保持非常好的合作关系。同样地,我们也随着国家战略在地方实施相应的战略。沈阳是一个老工业基地,由于国家开始要振兴老工业基地,所以我们也在寻求一些合作的机会;成都是国家开发大西南的重要城市,我们就应该与成都有一些战略合作;山东地区的GDP上升很快,我们就希望与山东政府寻求合作。我们在地方上的合作项目还是要符合国家的大战略。在这些地区,我们通过联合实验室、人才培训等方式开展合作。

  另外,在教育领域AMD也做了很多工作。我们在教育领域建了若干中心,并和教育部一同探讨如何进一步推进教育领域的信息化建设。例如,我们在15个省建立了“启明星教室”,帮助孩子了解外部世界。总之,AMD与政府合作就是要让我们的战略和国家战略相吻合,从中寻找新的增长点。

  从硬件到应用的战略

  刘保华:其实,推进农村信息化的关键在于如何将硬件和应用进行整合。现在无论是芯片厂商还是操作系统厂商,这些提供平台的企业都在走平台和应用整合的道路,正在从过去讨论性能指标转变到讨论如何让IT技术与艺术、文化、生活相融合。在这方面,AMD怎么看?

  潘晓明:我非常同意这一观点。有人认为,像我们这样的供应商在后端为OEM厂商供货就可以了,为什么大家都要前移呢?我们最近做了一个叫做“清凉新多核”的项目,将三核、四核处理器引入笔记本电脑。我们这个项目的重点就是放在体验而非性能上。什么样的体验呢?我们希望在影音、高清、大型的3D游戏等应用上,让消费者自己去体验AMD平台的效果。从这一点出发,我们组织了一些比赛,收效很好。

  CPU和GPU实际上起到助推用户体验的作用。现在非常成功的iPad的成功之处就在它的体验上。用户要的是它的体验,而不是追求它处理器的主频是多少、性能达到什么水平。很多用户的问题就是能不能看高清、能不能玩游戏,实际都是在追求体验。所以,平台厂商也要从体验角度去做市场推广。

  刘保华:在我看来, AMD向前发展抓用户体验,很重要一点就是如何发挥出ATI的GPU的优势。AMD同时拥有CPU和GPU,未来的战略也一定是向提供平台转移。在新兴的终端中,讲纯芯片技术的意义就不大了,最终还是要讲平台,讲应用。

  潘晓明:的确是这样。AMD正在向整体平台方向走。利用AMD芯片的优势,使用低功耗的CPU与GPU搭建平台,会给用户带来更好的体验。

  为了使机子能同时拥有CPU和GPU的优势,AMD也一直在寻求CPU与GPU的平衡。例如,我们所推的“清凉新多核”平台,一方面引入了多核处理器,另一方面又引入了DX11的独立显卡,能够在不同应用中给用户提供很好的体验。

  现在我们也在致力于CPU与GPU的融合,并计划推出两者融合的Fusion产品。这种平台出现后会对现在的PC产业产生巨大的影响。一方面,两者融合之后,会带来成本上的变化,给OEM提供更多个性化的选择;另一方面,两者融合的产品又能带来很好的用户体验。我们目前走的是跨平台道路,因为这是唯一的方向。


相关阅读:
股票配资 http://finauce-eastmone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