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杂谈-文学时评-文娱 -体育 -视点-房产-财经-商业 -生活 -时尚 -教育 -旅游 -企业 -百态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 >> 正文

你们想听的英国脱欧,高晓松如是解读

2020/1/13 20:27:17  来源:中国新闻网 

  听了两期《晓松奇谈》讲北欧,还是饶有兴趣的点开第三期的,期待中的内容或有更多镜头展示北欧风光、更多皇室秘闻、更多北欧风格的故事。却怎么都没想到这期有前阵子英国脱欧的关联解读,这是最有意思的地方,好似天马行空的畅聊,其实有很多隐约的脉络在里面,北欧社会与英国脱欧有什么关系?且看

  高晓松在节目中说“北欧几乎是探索了人类走到这个方向的极致。英国人至少比美国人要没那么爱钱,民主、自由、宪法,这一套都是英国人发明的,所以英国人对捍卫这个价值观,其实应该说超过了对经济的担忧”

  而经济其实是双面刀(脱欧与不脱欧),各有利弊。脱欧的最主要原因是英国要回到小国寡民的时候….要一票管用

  就是这句“英国人对捍卫这个价值观,其实应该说超过了对经济的担忧”猛戳了我的回忆,在英国读书的七年间都是隶属欧盟成员国存在的,只是没有加入欧元区,处于半推半就的状态,可这已经让伦敦不堪重负。特别印象深刻的是当年的一篇essay就是关于加入EU的利弊,习惯了应试教育的我,暗自想这与我何干呢?写了又有何用?记忆犹新的是那个带着点苏格兰口音的经济学教授在提到EU时紧紧锁起来的眉毛,拧成两道麻花和一个八字。

  1973年1月,英国加入欧共体,1993年欧共体改称为欧盟。距离我听他拧麻花眉毛忧心忡忡讲EU的2005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可是政治就像无影掌,潜移默化的影响老百姓的生活。当时的自己觉得英国人提起已然拥挤的伦敦街头,又来了那么多诸如东欧的可以打着欧盟旗号便不再非法的移民劳工的担忧,当时总觉得英国谈不上真正的自由!要不然干嘛不能民主的吸纳这些人呢?反而还是唉声叹气的担心自己的福利被削减、环境被污染?

  《晓松奇谈》中,高晓松先生其实反复思考性讨论过关于“民主与自由”之间的矛盾原来答案在这里-“当这么多(平等的)维度进来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个维度与那个维度,就是矛盾,平等跟自由就是大矛盾”。

  所以英国要考虑更多的不是经济上怎么能够借EU,做更多的扩大化发展,自由的欧盟经济共荣圈这些年带给了民众多少忧心忡忡?那么这样的失衡继续下去,还是那个自豪于曾发明那么多民主宪法的大不列颠共和国吗?

  离开英国已经八年这期间又发生了什么,只能从新闻中得到一点投影,不知街角杂货店的伊朗小哥,仍旧为了美伊战争英国的加入,觉得愤愤不平吗?每个周日都拄着拐杖慢慢悠悠走过几个街区,去买牛奶和《SundayTimes》的老奶奶,面对更多的中东移民者涌入,她还会笑眯眯的对迎面而来的每个人说morning吗?来自苏格兰的对英格兰嗤之以鼻的老师,是不是回到家乡了?

  特别赞同高晓松先生在阐述北欧与英国脱欧之间共同点时,提到了老子《道德经》中“小国寡民”这一核心内容:“小国寡民,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远徙”。

  英国作为一个岛国,心理上还是很有岛民心态,那就是虽然加入了欧盟,但我们这个岛是与欧洲大陆不同的一个存在,历史上、现在,甚至未来!

  最后,高晓松也在节目中提出一些关于此次英国公投,不尽合理的地方,即“这种改变国体的公投,我也不认同多一票就决定了,因为这个太容易导致民粹,也太容易导致后悔,51比49,有2%的人后悔了怎么办?难道再公投一次吗?……

  像脱离欧盟、君主制改共和制、苏格兰独立等重大决策,至少票数要过三分之二,这样至少可以让这个国家不后悔,因为三分之二的人里面,民粹的几率就小了很多

  法国大革命中,以民主之名施行暴政的雅各宾派领袖罗伯斯庇尔被处死。

  托克维尔1856年著成《旧制度与大革命》法国人托克维尔将这种以多数人名义行使的无限权力称之为“多数人的暴政”它是针对法国大革命教训所提出的一个概念,雅各宾派曾经以革命和人民的名义实行恐怖统治。以维护多数人的利益的为幌子侵犯他人的合法权益,片面地强调民主,这是更加危险的存在。不用举例纳粹在民主制下对少数犹太人犯下的滔天罪行,也不用说美国南北战争期间,也是那个时代的民主制国家呵,对占少数的黑人又是如何奴役的呢?如高晓松所言,提高重大事件公投的获胜票数,这起码可以大大削减民粹(多数人的暴政),可能会带来的风险。

  太喜欢《晓松奇谈》,从视角上打开一扇不同的世界的窗,在内容上,不仅可以触类也能旁通。

  最后,倒是有点不舍得北欧系列画上句号呢!不过也许未来的某期节目,或会重拾北欧某一话题,期待满满!


相关阅读:
纪事雷达 http://www.jsld666888.com/